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维权 > 正文
教育维权,难在哪儿?
时间:2011-04-08 14:40:36    来源:    浏览次数:    教育首页    我来说两句()

  在求学的路上,你有没有遭遇过“美丽谎言”?有没有想到去维权?后天就是“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了,本报联合浙江工贸学院市场调查咨询中心开展了一次关于教育服务维权的调查,看看大家对教育维权有多少认识。

  □蔡学萍

  

面对“软侵权”,只能忍耐

  如果对学校或老师有意见,或是觉得孩子在学校里的权益没有得到充分保障,我们的家长会如何处理?此次调查发现,68%的家长会直接向学校或老师反映;22%的家长会向教育部门反映,10%的家长会选择忍气吞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如果家长对老师或学校有意见,他们提意见的方式大多是小心翼翼的,会讲究一定的技巧。本报曾接到过一些家长反映学校的问题,但当问到是哪所学校时,家长往往会沉默不语。

  陈女士的经历很具代表性。儿子现在市区一小学上五年级。刚进入小学时,她发现儿子的数学作业老是做不出来,好像对老师上课的内容一知半解。跟其他家长一交流,发现也有类似的情况。于是,陈女士决定先和数学老师沟通,不说老师不好,只谈自己儿子的问题。在交谈中,陈女士发现这个数学老师很内向,不善与人交流,经常是硬邦邦的一句话就把她给顶回来。沟通无果,陈女士和其他家长向班主任反映,没用,又找到校长,希望能换个数学老师。但校方表示没有多余的数学老师可换。最后,学校让资深的教师去听这名数学老师的课,每次课后进行指点。虽然学校采取了措施,但几年来孩子们还是不喜欢这名数学老师,甚至因为数学老师的原因而不喜欢数学这门课。陈女士和其他家长心中很郁闷,但也没办法。

  徐女士告诉记者,五年前,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时就有作业了,而对于刚刚进入小学的孩子来说,每天要做到八时多才能完成,这个作业量有点大。她一度曾想过把孩子转校,但转校也不是那么方便的事,只能在学校发的征求意见表上婉转地提出。幸亏教育部门后来推出“减负”举措,才让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许多家长都认为,向老师或学校提意见时,不能偏激,要能让老师接受,否则,个别老师可能会对学生不利,至少会冷落学生。本报家长沙龙成员“水兵*梦想”说,他孩子上小学五年级时,一名任课老师好几次把学生的试卷改错,学生和家长提了几次意见都不管用。就这样一直忍到孩子小学毕业。另一名成员“感恩的心”也说,她外甥上小学,一次指出语文老师的不对,从此语文老师就看他不爽,每次举手都不叫他回答,有次竟然还说:“你这么厉害,上来教好了。” 家长跟学校提出要求换班,校长说不能,除非转校。所以他们也很无奈。

  以上这些事例可能不是硬碰硬的侵权行为,有些家长称之为“软侵权”,虽然学校和老师没什么违法违规行为,但对学生和家长的“心灵侵权”却是存在的。

  

面对培训机构服务缩水,

  投诉的门难找

 

  现在社会上教育培训机构越来越多,而其中有许多是没经过教育部门审批的,这也使得教育消费维权变得有些难。

  据悉,目前我市教育培训机构的审批渠道大致有三种:教育部门、文化部门、工商部门。“多方审批,监管棘手。”鹿城区教育局成教科科长傅云云说,教育部门处在一个尴尬的地步,往往一些被投诉的机构不在他们那审批,不好处理。

  此次调查中,“在您了解到的教育培训机构提供服务时,有过以下哪种约定”这个问题上,“只有招生简章或入学须知”的占52%,“有简单约定”的占24%,“只有口头承诺”的占8%,“什么都没有”的占4%,有正规合同的只有12%。而“在接受教育培训机构的服务过程中,您的孩子受到的教育侵权是哪方面”的问题上,近38%的学生家长表示教育内容缩水,21%的家长表示各类承诺无法兑现,而“各类学费问题”、“虚假广告”、“其他”的分别是19%、14%、8%。

  黄先生的儿子今年下半年上小学五年级,为了加强英语能力,他去年下半年替儿子选择了下吕浦的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结果第一天过去就发现有问题,说是有测试孩子英语水平的环节,结果等了一晚上也没测试。黄先生向该机构当初负责招生的人员反映,这名工作人员起先还接电话,后来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黄先生只得自己打电话到前台问了教学主管的电话号码,教学主管刚开始也说得很好听,说是明天一定回复,结果到了时间又是杳无音信。黄先生再次致电质疑。后来,总算等到了机构负责人亲自打来的电话,答应给孩子补几节课。黄先生虽然觉得该机构课程安排有问题,但经历过这一番后,也觉得自己没有精力跟他们耗下去了。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一些投诉案例:一名家长说,他去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试听时,被它的先进教学仪器所吸引,于是缴了费让孩子去上课。但是后来发现,这个先进的教学仪器一个月才用一次,觉得自己被骗了。另一名家长说,一培训机构说是到了一定阶段后要用某种教材,但到了时间却没给孩子用。

  而这些教育培训机构,要么未经教育部门审批,要么经其他部门审批但又无法按教育部门的方法去监管,从而造成市民维权难的局面。而本次调查中,家长也认为产生教育侵权的主要原因是缺乏解决问题的有效机制、缺乏社会监督机制等。

  选择经过审批的培训机构

  鹿城区教育局于2010年12月13日至27日对全区该局许可的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分组进行了年度评估,从中发现一些问题,如个别办学机构超出办学许可范围,不经批准擅自增设培训项目,艺术类培训机构擅自开办文化类培训项目;广告未经备案或擅自修改备案内容,夸大宣传;随意变更机构名称、法人、地址、联系电话等,特别是擅自变更学校地址,增加教学点,造成办学秩序混乱,给主管部门管理增加难度。还有个别办学机构管理水平偏低,部分机构缺乏管理经验,不善于管理学校。主要表现在:没有健全的组织机构,没有得力的管理人员;没有完善的规章制度,缺乏严格的过程管理;机构负责人观念陈旧落后,思路狭窄,没有新理念,缺乏学校优质可持续发展的危机意识等。

  对此,教育界人士称,家长在为孩子选择培训机构时,首先要选择有证的培训机构,这样有了纠纷,权益才能得以保障。市民可上鹿城教育网(http://www.lcedu.net.cn),查看《关于公布2010年鹿城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年度评估结果的通知》,为孩子选择正规的培训机构。另外,近年来,教育部门也在努力规范各教育培训机构。比如鹿城区教育局每年对通过审批的教育培训机构进行评估,今年还将展开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星级评定。此外,《关于规范鹿城区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办学行为的若干意见(试行)》也已经出台,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收费退费行为、消防安全、广告宣传、师资等都有一定的要求。

 

 这些现象,

  都涉及到教育侵权

  有人归纳了近年来教育领域内的一些侵权典型事例,提醒市民提防。

  ●侵权类型一:虚假宣传,侵害受教育者知情权;

  ●侵权类型二:乱收费,侵害受教育者经济利益;

  ●侵权类型三:以“补录”、“扩招”、“计划外招生”名义,蒙骗、误导学生,侵犯学生受教育权;

  ●侵权类型四:学历误导,侵犯学生受教育权;

  ●侵权类型五:另类招生,侵犯学生受教育权;

  ●侵权类型六:语言冷暴力,侵犯学生人格受尊重权;

  ●侵权类型七:非法办学,侵犯学生知情权;

  ●侵权类型八:非法集资不还,侵犯学生经济利益;

  ●侵权类型九:招生不足强迫转学,侵犯学生受教育权;

  ●侵权类型十:与学生或家长签订隐蔽或霸王协议。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
点击排行